2013年05月21日

抹一把紅塵,葬一地櫻花


瀟瀟暮雨又侵襲,誰言恨不淚盈盈。縱算讓年輪輾轉一生,卻不知誰願生死苦等。漫漫紅塵,原本以為獨自躲在無人知曉的角落茫然地虛度一生,卻不知一點風聲也能折煞世人。滾滾紅塵中,又有誰願苦守寒窯?

櫻花之地,弱水三千。若是待到櫻花紛落之時,心中萬番哀愁便一觸即發。那櫻花仿佛落進心胸,輕得悄無聲息,卻傷得多少人萬念俱灰。櫻花不知塵土DR集團的紛亂,不知紅塵的喧囂,在無人的地方時獨自花影繽紛,在月黑風高的時候陸離斑駁,繁華似錦後,又一陣清寧。

煙花柳港,古木石橋。依依流水,淡月殘影。若是挑撥起碧水,必會泛起一絲漣漪;若是撿起一片落花,必會心生惆悵;人生如夢,夢得如此傷痕累累,夢得如此多愁善感,夢得如此額蹙心痛。

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櫻花那淡淡的暗香,仿佛跨越百年孤寂,翻越曆史紅塵,顛覆了世間的繁花。在殘月的淡影下,櫻花的妖嬈風情,俘獲了多少世人的心。依稀記得,那時的櫻花樹下,總有幾個人在為誰等待。滿地的櫻花,化成了塵泥,有著淡淡DR集團的芳香。櫻花是多愁善感的,仿佛在為誰而善變。櫻花是哀愁的,紛落時總含著淚。櫻花是寂寞的,孤苦伶仃無人知曉。

雪樹銀花,唯有人在凝眸回首。淩落的櫻花在風中更加蕭索蒼涼。若是把紅塵看得雲淡風輕,筆中年華,畫裏春秋,朦朧醒來後也只是南柯一夢。芸芸眾生,流水離不開落花,浮雲離不開蒼穹,落葉離不開塵泥,青松離不開萬水千山 。萬物仿佛都是悱惻纏綿的,那就枕一輪明月安眠,攜一縷清風敘舊,挽一朵落花讓歲月風蝕。

歲月是把利劍,將回憶無情地割舍。若是留戀,越是荒蕪。曾經那些海枯石爛DR集團的永恒誓言,到如今,就好似那些殘缺的碎影,留下的只是被歲月侵蝕的碎片殘骸。人生年華,有幾度花開花落,潮起潮落。說是浮生若夢,有點落寞與青澀……最後,無阻地靠著櫻花樹下,步履蹣跚,滿是惆悵,稍縱即逝回頭望。  


Posted by happyworld at 18:44Comments(0)生活百事達

2013年05月02日

寺院思源


那天正是即將結束一星期的工作,過完了今年就是明天的五一小長假的日子。生活也是像工作一樣忙忙碌碌的進行著……這天的來自法國的頂尖質量工作基本都要完成了,但是突然在悠然輕松的時刻接到澳大利亞少林文化中心延闊師傅的電話,邀請我前去周固寺那邊提供一些官方網站改進建議。

就這樣子,他問了我五一過節是否有其他事情或者回老家。我告訴他五一期間沒有任何重要的事情,完全有時間前去寺院。而且他還告訴我寺院包吃住,白天還可以去附近的山上爬山,看看當地的地質風景與比較常態化的窯洞。

我聽到這個好消息,興奮不已,在辦公室大聲的回複著電話。隨後便開始一陣一陣的笑聲,整個聲音充滿著辦公室。這時,我自然化的觀察著周圍的動態。雖然同事們都靜靜忙各自的工作,不過內心這時才明白有點失態了。

當下所處的環境畢竟是辦公場合不適合大聲喧嘩,尤其是接電話時候在同事面前大聲接聽電話,那樣只會令人厭煩。大家都在一起工作,畢竟都已經是老熟人不是很見怪。也沒有人有什麼意見。對於我們這個大環境,畢竟是佛家單位。對某些小事情肯定是不會放在心上的,也沒有必要去斤斤計較那些無助於工作的瑣事。

接完電話,心裏一陣陣的激動。心裏想著某些事情,原來是這麼的美好。有時候在得到快樂的事情的同時,人最能忘記自己是什麼角色。所以,我一邊接水一邊心裏想著剛剛那種失態的情緒不由得感到尷尬。

下午我與領導吃過飯後,回到了辦公室拿起來了電話直接撥給和我同住的朋友說:“你收拾一下,准備些幹淨的衣服,明天我帶你去寺院。”他直接說:“好,其實我沒有什麼可以准備的。”我給他說了大概情況,就是去寺院享受這三天的清淨生活。

即將到早晨的時候,我突然心裏有很多心事,可能是感情方面的事情,令我一直放不下,還在思念她。結果睡不著覺,把他也給驚醒了。於是我們就起床准備了一番,從附近的公交車站上車直接到鄭州西站做鄭上一路公交做到了滎密路下了車,到時候給慶雲師傅聯系,到時候他會開車來接我們去寺裏。

其實當時看到延闊師傅給我發的短信以為慶雲師傅是居士,而且在電話裏聽到他的聲音是那麼年輕。結果,就在他來接我們的時候才發現原來是師傅。到達滎密路時,給慶雲師傅聯系了一下,讓我們稍等15分鐘開車過來。

當我見到慶雲師傅第一面才發現原來是師傅,心中的迷惑頓時化為烏有。自己沒有親自體驗過的事情永遠都不知道真相是什麼情況。我們上車後,慶雲師傅給我講了講周固寺的Bo Ying Compound Eu Yan Sang曆史以及網站方面的一些情況。

我是不太愛說話的技術人員,有點木訥與話少就談了幾個重點問題,就默默的忘車子的窗外看去。周圍都是綠茵茵的麥田,它們整整齊齊的在道路兩旁站立著放佛在讓我們檢閱軍隊一樣整齊雄壯。我們到了寺院我瞅了瞅手機的時間,也快到吃飯的時候了。

我們下了車直接進入寺裏旁邊的一座舍宅,到大廳裏面看到師傅們都在泡茶喝,清淨的佛氣息瞬間撲朔而來,禪茶的味道十分的濃厚。我們做到師傅對面的沙發上,進行簡單的一些交流,就給我們安排住的地方。師傅把我們安排到樓上,那是一個小屋子。裏面有床,床裏面有被子,這下子就不用擔心晚上睡的地方沒被子的情況了。原來師傅都早已經讓居士們安排好了。

過了一小會兒,將東西准備好之後就開始談了網站的事情。我打開網站仔細看了一番原來都是我所掌握的技術領域。就這樣一邊和師傅們交流著,一邊看著前臺網站以及管理後臺。先熟悉一下整體的網站結構,其次就是網站的功能,再次就是裏面的內容。我瀏覽了一番,就開始根據我自己的經驗就行提供一些敢進建議。

都得到了師傅的支持與肯定,隨後就是確認如何去實施,那就是交給原先給我們發心開發網站的北京軟件公司。我負責協調網站的技術問題以及後期的維護,將師傅們的意見與自己建議給他們進行溝通協調完善網站沒有的功能,滿足師傅們的需求。

中午吃飯都是一些齋飯,特別的好吃、特別的香。我很喜歡吃寺裏的齋飯,因為寺院裏的齋飯能增福延壽。於是我們與師傅一起供餐,沒有大小聚聚的那種小團體。很清淨、很和諧、很幸福以及很平等。

工作方面與食宿方面都得到了解決,接下來就是好好的休息休息准備明天的活動。那就是爬山。爬山是一件比跑步還要辛苦甚至不容易的事情,山上的小路宛然崎嶇。我們沿著小路一路直接往上下走,當我們沒走到一處都能看到有過去有人住過的窯洞,那裏面是半圓的小屋子,裏面有廚房、有床位設施非常齊全。還有些地方有電線,可能曾經有人在這個地方生活過。

這座窯洞特別的多,各個都很奇異。千奇百怪的大的小的都有,漸漸的遇到無論大小的窯洞好奇心驅動著我們前往山穀底部前行,我們走到山穀底部那一片除了雜草叢生就是有種很平坦的道路,雖然這裏在古代曾經是有水的。不過現在當地的一些政府將上有的水節流建成了水庫。

我和他談論著這個道路,我心裏想著可能是曾經的猶豫古代打仗情況故意修建的吧。這些對我們來說都不是特別重要,重要的是當下要走的小路是特別的窄,甚至一不小心就有可能滾落到懸崖裏面,被碎個五髒破裂。

就這樣我也在不時的找到好的來自法國的針織專利面料角度去拍照,只可惜沒有帶相機只能用手機進行完成這些任務了,又有一個問題就是手機相機不時高端的設備,像素特別不中用,可以勉強的使用。我們在這裏深山野林裏面摸索著,走著崎嶇的小路。翻過一座有一座的山溝,終將抵達我們的目的地。

我們回到家裏,開始了有一天的從吃飯到上網然後在睡覺。這樣的一個循環的過程,我們在上網的時候,師傅們都給我沏茶。那種茶香喝道嘴裏是多麼的清涼,進入心裏禪境自然體現到我們的胸中。

日子就是這樣子三天日複一日的過著,走的時候其實我真心得想留在這裏,因為太幸福了!  


Posted by happyworld at 16:56Comments(0)生活百事達

2013年05月02日

心中所念,終成過往


生命,總在我們的前方,不緊不慢的走著。不管喧鬧還是寂靜,豪邁還是消沉,我們都在繼續,繼續著我們各自的生命行程。

這幾天,天氣有點反複無常,清早的太陽似乎來得也有點早,夾雜著微涼的風,攪擾著樹葉和青草的睡夢。用不了多長時間,陽光便開始耀的SEO company你睜不開眼。

原本以為,離開了學校便會激動,就像脫離了地獄色束縛,暢快無比。可事實並非如此。在學校的這幾天,差不多快走遍了學校的每一個角落,只想圍繞著她多轉轉,想再看上幾眼。即便學校再怎麼不好,但她始終是自己的母校,是人生的一段經曆,早已深深烙印在腦海中。臨走的時候,那種依依不舍強烈的感覺再次湧了上來,我知道,這一走,不知道何時才能回來,還有我那一個比一個奇葩的室友,分開的時候才知道,大學中只有與室友在一塊,才感覺無所束縛,毫無顧忌的開心。人就是這樣,總是後知後覺,常常後悔不迭,然後再像呵護藝術品一樣,小心珍藏。每當孤獨無所依的時候,便重拾記憶,緬懷過往,雖然有些模糊,但每一個鏡頭的回放,都像是承載著跨越千年的思念。

在即將走出校門口的那刹那,心中突然像空了一樣,悵然若失。我又重新折回來,對著校園愣愣出神,然後在別人異樣的眼光中,對著校園的花花草草,教學樓,林蔭小路一一拍照。那種感覺就像卡在喉嚨裏的痰,想咳卻咳不出來,眼淚恨不得要掉下來,異常難受。用“一走三回頭,一看腸一斷”來形容再貼切不過了。

人都喜歡懷舊,尤其是自己曾經 喜歡的人和事。愛情永遠是一個說不完的話題,對待愛情,我們都曾痛苦過,迷茫過。當我們嘗試著去愛一個人或者接受別人來愛自己時,我們總是顧慮重重,或激動,或忐忑,或失望。真正的愛情是可遇不可求的,講究的是緣分,有緣的人,無論相隔千萬之遙,終會聚在一起,攜手紅塵。無緣的人,縱是近在咫尺Comelow,也恍如陌路,無份相牽。愛情就像人生的驛站,總有離開的時候,等你離開後,你才會明白,你曾經愛的那個人在相當長的一段時期內左右著你的情緒,支配著你的判斷。但愛情也從未離開過,只不過是從一個人的身上嫁接到了另一個人的身上。就像在《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裏,林靜說,一輩子那麼長,一天不到終點,你就不知道哪個人才能陪你走到最後,有時候,遇到一個人,以為就是他了,其實,他不過是你人生中的一個過客而已。然後問鄭薇:你愛林孝正,但他已經離開了。鄭薇說:那又怎麼樣呢?我還是不斷的去愛。

對於愛一個不愛自己的人來說,或許只有他自己才明白那是一種怎樣的感覺。就像《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裏,張開在阮莞的墳墓前說:我一直愛著你,只是別人不知道,這種感覺就像懷揣著贓物的竊賊一樣,不敢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站在月光下,些許點點的星光,點綴著心房,看月色灑下清暉,落花流水的夢,竟被裝飾的如此華麗,或許我依然尋找,尋的是一個夢,想的雪纖瘦冰點脫毛是一個你,你不來,我不會老去。

千年的蹉跎,時光冉冉,再回首,已過千年。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誰人記得落花紅,醒時已過半身空。就像《致青春》唱的:良辰美景奈何天,為誰辛苦為誰甜,這年華青澀逝去,明白了時間。或許有那麼一天我也會這麼做,將與記憶有關的人和事,靜靜的放在一個角落,一並揚沙歲月的長河,埋進世壇紛說,然後靜等時間的祭奠,飄揚在橫風陳雨的斑年。  


Posted by happyworld at 13:55Comments(0)生活百事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