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8月19日

悠悠岁月,清苦情缘


月色如水,远闻悠悠岁月“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寒叶闭疏窗”醉了过往。

——题记

直面时光,将丝缕的阳光收藏。和煦微风,你,穿过萧萧丛林,掠过清清波面,遥遥的望着我。

我伸手拈起一片时光的叶,轻轻抚上叶片,一条条叶脉清晰可见;似是时光太长,堆积了太多过往。我翻索旧时篇章,萧萧晚来风,素笺疾疾掠过,唯有那难解的眼神,停伫在空濛烟雨中,似是远在天边,又若近在眼前。

那日的天,空明透彻,如往昔一般湛蓝高远;喧嚣的机车轰鸣,仍旧不绝于耳。我怀着同以往一样的美好心情,走进这一片湖光山色的天地;偶尔哼歌一曲,偶尔长叹一声,震惊四座,滚滚红尘中,过着平淡而又不无新意的生活。

你一身红衣,不同往日的低沉,略有些不羁的作态,却又显得那么自然;你,一个奇特而又怪异的灵魂,就这样出现在我的生命中;你,遥远而缥缈的眼神,在以往看来是多么温暖。

小径冬色渐去,却也清寒。那天,我看见了冬沉重的最后一击,凛冽的寒风刮过,我分明的看见了湖波的颤抖,残花摇摇欲坠,连带旧时的风景,也被无情的撕扯的支离破碎。

青石板路尽头,你缓缓走来,清冷的眼神飘忽不定,抬头望望萧条垂柳,低头浅望碧波绿水,似是要找一个地方,将眼神个搁浅。我仔细注意你的每一个表情。想找寻些什么,奈何,从一开始,你变始终如一。

你站在我的不远处,难耐的良久无言,我紧缩衣袖,仅剩的那一点温度,浸在凄风中,也凉的透彻。

你淡淡一句话:“我们,可能,的确不需要说了。”除此之外,便是一片静默。悠悠的声音,飘荡在耳边,久久不散。

通幽深处,你疏离的眼神一闪而过,紧接着,便是侧首走过,那是我们第二次两相无言。

好久,狂傲的时间仍旧流转,我们再也没有回到原先那纵然高歌,无话不谈的时光。在那之后,我总默默告诉自己,为自己而活,紫陌红尘,缘聚缘散形同流水,何故惘自伤怀?于是,重新整理心绪,放下行囊,踱步于悠悠岁月。慢慢的,一切又平复了下来,我的心,也恢复了原有的节拍。

直到有那么一天,荆棘满地,掩去了那一地芬芳;直到,我再也无法从容的故作镇定,你站在彼岸,静默的遥遥望着我,空灵的眼神,似是失去了焦距,可我,分明的感受到你炽热的目光,灼灼的洒在我的脸上,你的眼神,没有冷漠,没有疏离,唯有的是支撑,是坚定,,是信任。那一刻,我读懂了你的眼神,那是有温度的,那淡淡的波动,拿浅浅的暗示,都深深的印在我的脑海中,深深的刻在我的心里。

我和起手掌,虔诚观望,只见你站在萧萧草木中,含情凝眸,戴着往日的神秘,飞渡江河,越过地平线,浅步走来。

手背清冷,逗留在那片晚秋枫林,等待那一树雪梅,穿过层层秋霜,傲然挺立,再奏洞箫一曲,谱就那一段清苦是情缘。  


Posted by happyworld at 10:38Comments(0)BB餐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