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1月11日

は言語を絶した


全世界にテレパシー現象を起こし、高名な建築家が狂死し、哀れなウィルコックス青年が高熱に浮かされた。偶像が写し出していた太古の神、暗黒の星が産んだ緑色の怪物、いまやそれが目覚めて、おのれの権利を主張している。星辰がふたたび、正しい位置に戻ったのであろうか。太古以来、その信徒が幾度となく試みては失敗に終わっていた悲願が、何も知らぬ船員たちの手で成し遂げられたのだ。邪教徒たちの偉大な神クトゥルフが、数千兆年ののちに解放されて、いま、餌食を貪《むさぼ》り始めている……
逃げだそうとしたときはすでに遅く、船員の三名は軟質ながら巨大な爪に打ち潰された。神よ、彼らに安らぎを与えたまえ。この宇宙にも安らぎがあればであるが。この三人はドノヴァンとゲレラとアングストロームで、あとの三人は狂ったように、果てしなくつづくかと思われる岩山を乗り越えつつ、ボートを目指して走りに走ったが、途中で三人とも姿を消してしまった。ヨハンセンが目撃したのは、パーカーの最期の場面だけで、その死の様子が、目の狂いでないとの断《ことわ》り書つきで記載してあった。パーカーは石造物の角を曲がるとき、足をすべらして倒れた。鋭角に見えていたところが、急に鈍角に変わったからで、そのとたんに、彼の身体は石のなかに呑みこまれていった。かくして、ヨハンセンとブライドゥンの二人だけがボートにたどりつき、必死のおもいでアラート号へ漕ぎ戻った。その間、山とも見える巨体の怪物は、ぬるぬるした岩を踏んで海ぎわまで達したが、そこでやや躊《ためら》っていた。
全員が上陸して、留守にしていたにもかかわらず、アラート号の蒸気は冷えきっていなかった。二人が無我夢中で、操舵室と機関室のあいだを駆けまわると、エンジンが動きだし、船恐怖の下におかれながらも、徐々に死の海を進行し始めた。岸辺では死人を呑みこむ奇怪な石造物の上で、暗黒の星から渡来した邪教の神が、逃れ行くオデュッセウスの船に呪いの声を吐きつけるポリュペーモスさながらに、口から泡をとばして何やらわめき立てていた。しかもこのクトゥルフは、伝説に残るこの一眼巨人キュクロプス族以上にしぶとくて、たちまちそのぬらぬらした巨体を海中に滑りこませ、宇宙的な力で波を引き裂き、凄まじい勢いで追跡してきた。振り返ってそれを見たブライドゥンは、その瞬間に気が狂った。そしてその後は、思い出したように笑い声をあげる状態がつづき、ある夜、これも同様に半狂乱のヨハンセンが甲板上をうろうろしているあいだに、船室内で死んでいった。
だが、ヨハンセンは屈しなかった。アラート号のエンジンが全能力を発揮せぬうちに、怪物に追いつかれるのが必然的とみたので、一かばちかの冒険に運命を賭ける決意をした。エンジンをフル・スピードにしておいて、電光のような素早さで甲板上を駆けぬけると、舵輪をいきなり逆回転させた。悪臭を放つ水面に渦が生じ、  


Posted by happyworld at 11:45Comments(0)

2017年01月11日

選擇you find 網絡推廣公司,讓你從此不再擔心自己網站在搜索引擎上碌碌無為了。

you find 網絡推廣公司一直都在努力不懈的幫助客戶做到的不止止是提供一個專業的網頁設計,這裡提供的還有就是針對Google、Yahoo、Baidu等搜索引擎的分析研究,對選擇you find 的客戶進行網站精准的排名提升等服務的。

當一家公司的網站剛開始建設起來時,可以嘗試對網站搜索引擎優化,針對公司的產品相關聯的關鍵字進行優化。you find 網頁優化的同時就是針對CP值較高的關鍵字做優化服務的,這樣不僅提高關鍵字的排名,更是可以降低關鍵字相關廣告費用的。不要再市場上盲目的選擇這類網路推廣公司了,you find 網絡推廣擁有專業的團隊,更是有豐富的搜索引擎優化的經驗。

選擇you find 網絡推廣公司這裡的關鍵字優化流程讓客戶能夠在網頁優化的過程清清楚楚的。you find 網頁優化前會先設定客戶網站核心的關鍵字以及衍生關鍵字;當然不同難度的關鍵字以及想達到該關鍵字的排名效果,那麼給到的價錢也是不同的;再來就是簽訂合約的內容;接下來you find 網絡推廣公司會依據客戶所指定的合約內容指定SEO的方案,為客戶所期望的排名去優化網頁和保持關鍵字的排名狀況。只有好的網路推廣才能讓你的公司產品和知名度大大提升的!  


Posted by happyworld at 11:44Comments(0)

2016年11月28日

孫の世話に明け暮


「あんたが結婚してから子どもを産むまで何年間も、仕事帰りに毎日私がおかずを
持たせたのを覚えてるか?」と言うので
「ヤバイ、一人暮らしの母を放ってお探索四十 邪教いて他人におかずを差し入れてると知って、
小言でも言われるのか…」と 思ったら、母は
「人にしてもらった恩は必ず別の人に返すようにできてるんや。それが助けあいというもの
や。私にしてもらった恩はその人に返しなさい。」と笑いながら言いました。
なるほどなぁ、と思うと同時に、母の懐の大きさに結構感動し、こういう考え方の人に
育てられた私は幸せ者だなあ としみじみ感じたものです。

私の父は5年間寝たきりの後に亡くなったのですが、母や私は毎日時間交代で介護に
病院通いでくたくたでした。
その時に母は週1度お弁当のサービスを受けていて、父が亡くなった後は、「恩返し」と
言って、独居老人や介護をしてる人に週に一度お弁当を作って届けるボランティアグループに
参加し、今も続けています。
「自分が独居老人やのに、自分こそお弁当をもらえば?」と私などは言うのですが、
「できる時に人にできる事をしとくんや。人に受けた恩は人に返す、親にしてもらった事は
子に返す、こういう事は順ぐりなんや」とサラっと言う母はすごい。
私など母と同じ歳になってこの言葉が出るかどうか…
今は頭も身体も元気で、お筝の先生をしながらボラdermes 價錢ンティアやれてる母ですが、
「親孝行 したい時には親はなし」 の言葉のように、母がいるうちに親孝行をと思いつつ 、
ついつい放ったらかしどころか 今だに世話になりっぱなしの私。人としてまだまだやなぁ、
と反省しきりです…。選挙では民主党が圧勝し、ついに政権交代となりました。
マニフェストどおりの事が実行されるならば、
農政も今までの「大規模化?競争力」路線から大きく変わることになりそうで、
これが是か非かの議論もあちこちでされていますが、何にしろ息切れしている
瀕死の日本農業や私達の暮らしを立て直す政治をしてほしいものです。


日光で温まった河原の岩の上に寝っころがり、川の化粧課程水のシャラシャラという音を聞きながら  


Posted by happyworld at 16:53Comments(0)

2015年10月30日

給你一個房子別出來

關起門來過日子,覺得日子也蠻好。一天天有變化,一年年在改善。

社會在進步,水漲船亦高。想古代,達官貴人還看不上彩電,用不上冰柜。如今呢,普通人花一兩塊錢就能上網,與世界上不同角落的陌生人對話!

十幾年前,商人拿著磚頭大的手機,“喂喂”地炫耀。現在誰還買不起個手機?

新鮮的菜秧洋芋很貴,等大批量上市了,自然就會便宜。有錢人嘗頭鮮,享受的是虛榮。沒錢人慢後吃,你能說他吃的不是洋芋菜秧?不過是個先後順序罷了。

今天你住大房子,我住小房子。明天你住別墅,我住大房子。今天你騎機車,我騎自行車。明天你開小轎車,我騎機車。反正都在進步,都在升級換代,只不過你總跑在我的前面。

關起門來過日子,就不會攀比。丈夫覺得妻子是最好的,妻子認為丈夫是最棒的。雖然是小日子,倒也風平浪靜。

俗話說,沒有比較就沒有鑒別,人比人氣死人。如果不是關起門來過日子,讓家裡的人走出去,或者放外頭的別人進家來,難免會碰出火花,心理可能不平衡。

我們原來過的哪叫日子啊?你看看人家張三,還有李四,多風光,多滋潤!

其實,家家都有一本難念的經。只是微笑背後的憂傷隱藏著,旁人一看,就見著好的了。人往往喜歡拿人家的好比自己的差,這一比,就比出遺憾,比出羡慕和嫉妒。

結論總是相對的,是依賴於背景的。足球放在籃球堆裏是最小的,放在桌球堆裏是最大的。矮子裡面拔將軍,終究也是個矮子。  


Posted by happyworld at 20:30Comments(0)

2015年09月29日

回想著往日的我




今天,我又走進了這熟悉的院子,院子裏的一切是多麼的親切。這條小路安靜地通向裏面的院子,小路還是我十幾年前的小路,路上有我往日的足跡Советы туристам в Гонконге,我仿佛能看見往日的我輕快地走在回家的路上,那時的我不知道憂傷的滋味,只覺得一切都很美好。小路在冬天的寒冷中靜靜地看著我,我不知道小路是否還認得出這個往日的無憂無慮的我。也許小路正仔細地端詳著我,小路想分擔我的憂傷,可它卻只能愛莫能助地看著我。

路邊的小樹現在已經長高、長壯了,樹上褐色枝椏在寒冷中靜靜地站著。我走過去,撫摸著樹的冰涼的樹杆。我熟悉的小樹,你以往的樹杆,我一個手就可以攏住,可現在我卻要用雙手才勉強能合住。你現在一定認出了我,以往每年的春天,我都站在樹下看著你滿樹茂盛的白花,還有你枝條上的小小的嫩嫩紅紅的葉子。我那時高興地看著你,你也高興地看著我,向我展示著自己美麗的潔白的花朵。現在你在寒冷中靜靜地看著我,我也在靜靜地看著你,你在安靜地等待著春天,我也在安靜地等待SMC風扇吊燈,你等待的春天不久就會到來,可我等待的卻像風兒一樣,我能感覺到,卻任憑我怎樣的努力,卻都不能抓住。你能感覺到我淡淡的憂傷,也許你想看到往日總是帶著微笑的我,可這就像我想看到往日的你一樣,一切都不存在了。

院子裏的花園沒有了往日的美麗。冬日裏芭蕉葉子是灰綠色的智慧肌膚管家,芭蕉樹懶懶散散地站著,一副對什麼都不在乎的樣子。它正看著有點兒陌生又有點兒面熟的我,在回想著……

別的樹上只有滿樹的枝椏,它們靜靜地享受著寒冷的天氣,我站在它們的身邊,它們卻仿佛沒有看見我一樣。經曆了這麼多年,它們也許已經將我忘記,也許它們正眯著眼睛小憩,沒有注意到我的存在。

一樹新生的玫瑰樹待在寒冷中,她柔弱的幾條枝上分別舉著黑紅黑紅的玫瑰花的種子,在向人們顯示著自己的曾經的美麗,展示著自己豐碩的果實。只有一條細枝上舉著一個包的緊緊的粉色玫瑰花苞,那朵玫瑰花苞經曆了三場大雪,它仍然在堅強地等待著溫暖的陽光,希望在陽光中開出美麗的花朵。這朵美麗的玫瑰花,經曆著一場場的雪的侵襲,卻仍然在等待著春天的到來。我不敢過去觸摸它的花苞,我怕那朵花苞會隨著我的手而掉落,我怕那朵花苞會變成粉色的花的粉末灑落,我怕我的手會碰傷它春天美麗的夢。這朵可愛的玫瑰花苞看著我,她在鼓勵我,雖然待在冬天,心裏有一個美麗的春天,也會覺得自己很燦爛。這花園中新生的玫瑰,它不知道多年前我就經常站在花園旁,欣賞花園的美麗,它不認識我,卻與我互相鼓勵著。

花園旁的家屬樓是那樣的熟悉,我似乎閉著眼睛也能走回自己的家。可我卻只能看著那往日熟悉的樓梯,我沒有上去,也許樓梯正在奇怪地打量著我,那個往日整天高高興興的我,今天怎麼一個人站在它的的面前,滿臉寫著淡淡的憂傷,我怕站在樓梯上又回想起那熟悉的身影。我怕我的憂傷會加重,樓梯看著我,它也許會懂得我的心。

站在父親的辦公樓前,這座熟悉的樓,我已多少年沒有上去了,辦公樓在看著我,它在回想著往日那個走路總像小跑的歡快的我,它端詳著我的臉,看著歲月留給我的印痕和淡淡的憂傷,也許它正想怎樣幫我分擔一些,可它又覺得力不從心。它往日安靜而莊嚴的臉上也印上了風雨和歲月的印痕,它也在漸漸地衰老著,我仔細地看著它的每一個我曾經熟悉的角落,這裏的每一個角落都有我的足跡,我那帶著笑聲的歡快的足跡。

二樓我要送東西的辦公室門鎖著,人出去了,我站在門外等著。父親辦公室的門開著,裏面有人,可我只能靜靜地看著,我不能像往日一樣直接走進去,父親不在裏面,他已經退休。裏面聽不到父親熟悉的聲音,看不見地上父親曾經擺放的美麗的花,一只只挺拔的小松樹。只有父親辦公室的門在盯著我看,它在等待我往日修長而細嫩的手將它輕輕地推開,它想聞我手上的香脂味,它還想像往日一樣,也擁有淡淡的芳香。而現在我只能靜靜地看著它,我的手已經有些粗糙,我現在經常將桌上的香脂盒視而不見,今天我的手上沒有了香脂。看著期待我的熟悉的門,我走了過去,我問裏面的陌生人,前面辦公室裏我要等的人的電話號碼,她告訴了我。我用手輕輕地拉上門,像以前一樣地輕輕地拉上門,門能感覺到我的溫暖,我能感覺到門的親切,我卻不能在門上留下往日的香脂味,門一定能感覺到我的變化,感覺到我的憂傷,它也許正也想替我分擔一些憂傷。







  


Posted by happyworld at 12:14Comments(0)

2015年09月18日

あの少年


事をわきまえない日々の中には大学のキャンパスに入る。日は長いと短いが、短い。時にはあなたはもっと感嘆の長い時間が、ますます時間のときに、悔いのない。ただ君に殘して思い出の空間がますます小さくて、最後までしか緊縮平方寸サイズの箱の中に。後世に持ち越す点々を指してに描き出してあなたの1世荒涼にいくつかの安逸瞬間。

待キャンパスでの最後の夏休み期間、閑散の時間褥瘡の中でいつも探して探して。千尋の教室、久しぶりに屋台本筆をとって、あなたは真剣に勉強実はただ他人の目にはの顰に倣うだけ。自分は深い中、傍目八目だ。さもなくば、人生が何の生活必需品に脚色跡。

ちょうど、窓の外を一本、2本、本ざくろの木。一本のないぐらい。まだ覚えている家の中に二株木を飾った梨とザクロ、私に全体の少年時代に林立する想像の群れ。

窓の外のざくろの木、枝は繊細で、全体の幹ない弱い前腕。掛のザクロ臉部拉提論点は多くないが、背丈も半の拳のような大。拳のような大きいたとえと呼ぶに全体のザクロ木の上の王になった。

時には、いつかどこか、誰かに知り合い、感じはまた熟知。寝ぼけにうっかり間恍惚目じりのぼんやりした。と勘違いしている自分に乗ったタイムマシンを越えて過去があった半歩を踏み出すない自分が描いた牢域、自分を封じ。

ザクロの大半は、たいていは熟していない。真っ赤な殻の下に包針灸まれ靑白い籽粒、無臭が吸う。まるで君はぱさぱさして口を尖らせる噛む巴歳月の痕跡が出ない。は多くの人が、あるは一匹狼のどこを置いてあるのはどこの切三三五五むしる。どうせ殺到する、楽しからずや。有道はガンは過ぎて殘しただけで人は殘した葉だけ。  


Posted by happyworld at 16:23Comments(0)

2015年08月28日

那壹夜,妳是走過來的


妳是第壹次也是頭壹次看到壹個喜歡的男人在妳面前那個樣子,妳感到好新奇又感到有些羞澀和害怕,可又舍不得拒絕,只有默默地忍受那種突然而至的幸福和陶醉。仿佛在妳面前擺著的是壹盤豐invision group 洗腦盛的早餐,讓妳禁不住的饞,妳想要吃,還不敢吃,象在心裏作怪,那隱隱的饞,叫妳忍不住的想,就象這個男人把妳的魂都勾去,妳象直吧塔著嘴,那種意猶未盡的饞、美、香叫妳的心蕩起來。妳有些坐立不安,妳有些蠢蠢欲動,此時就象那熱鍋上的螞蟻,心裏跳得象小兔子,止不住那種亢奮,止不住那種垂涎欲滴的想。

也許就是這壹夜,妳註定了被這個美麗的男人鎖住,也可以說,是他的魅力征服了妳。也許,在妳的心裏和愛的意識裏,這個男人是妳第壹次喜歡的和看到的。那種美象穿透了妳少女的意識美,妳從懵懂的感覺裏就是那麽的出奇不意的喜歡和垂愛。剛開始,心裏的騷動和那害怕的感覺,叫妳有些堤防,可看久了,就覺得好美,比什麽都陶醉。妳是第壹次看到男人的美,也是第壹次沖破那種靦腆羞怯的障礙,用妳那癡情動人的眸,品嘗著那男性雋景魅力的美。妳是害羞女,但在那個時候,妳害羞得非常動人,簡直也超出了自己的想象和懵懂的範疇。妳想害羞,卻害羞不起來,妳的意識早已被那相思的美遮蓋,妳阻止不了那種欲望般的想,就象妳的潛意識裏,都被那美獨占。妳想抗拒都不可能,就想自己在潛意識的去唯命是從。妳被那美麗著染,妳被那美麗陶醉,妳逃脫不了那種美麗的糾纏。妳就象壹個水靈靈,活蹦亂跳的小兔子,壹下被獵人的踩夾夾住,妳想跳出都不可能。這時的妳,就真的象壹個乖乖女,那樣的去欣賞,去品味那個男人的美,那個男人的醉。妳簡直沈浸在那男人美幻的世界裏,讓妳陶醉得,不能自己。

自從那壹夜看到以後,妳就象逃不雋景出那個男人的掌控,仿佛自己就象他籠子裏的小鳥,想要飛出去還真難。所以,妳就想壹定不能那樣,自己壹定要沖出去,可是自己努力了多少回,甚至上百回上千回都是於事無補,就是忘不掉那種想,那種美麗的誘惑。

妳此時真的徹底被那個男人給駕馭了,因為妳就象被他吸引,被他誘惑,妳就象逃不出他美麗的手掌心,叫妳無法脫險。所以妳就痛苦著,所以妳就麻木著,所以妳的心好亂,好亂,那種煎熬是妳從來沒有過的,也是第壹次品嘗到的。妳好無助,也很害怕,怕壹時這個男人違背了妳,妳可就殘了。此時,妳象在和自己做鬥爭,和自己煎熬著,痛苦著,抗爭著。所以妳就日思夜想,那樣的忘不掉他,喜愛著他,還心裏害怕著他。

妳真的不想這樣,可是妳終止不了那種想。妳就象壹閉上眼睛,就是他那美麗的畫面,栩栩如生的活靈活現起來。妳感覺到那是壹種無比的幸福和美麗的滿足,但又冷靜壹想,又是那麽的羞怯和靦腆。

妳是第壹次接觸到男人,也是第壹次欣賞到男人的美。妳少女情竇初開的心,被引逗開,被鎖引住。至此,妳就非常的依賴於這個男人,就象妳被這個男人,牢牢的綁縛壹樣,妳也不願松開。

妳把那愛無懈可擊的給了他,妳象和他融合到壹起,彼此相愛得不可分割。  


Posted by happyworld at 17:09Comments(0)

2015年07月23日

那些年那些古老的回憶



今年,我已四十有二。

二十年前我剛大學畢業參加工作,那時候見到四十歲的願景村 洗腦人時都叫叔叔,而今是剛參加工作的小朋友們都叫我叔叔。歲月真的老得很快,如檣櫓般在彈指壹揮間便灰飛煙滅,消失在了人生的盡頭。回想出生於我們那個年代的人,特別是出生我們那個年代的農村人,有些許點點滴滴的回憶,或許還能夠喚起同齡人對那個年代、對那個年代人與人之間那種純真情懷的感知和惦記。

(壹)祖母的煙桿兒

祖母2006年才去逝,去逝時已經85歲,在當地算是高齡。祖母去逝時我已經工作了十年,我們的家庭也應該算是渡過了最困難的時期。母親去逝得早,父親壹個人要撐壹個家,直到2002年我最小的妹妹參加工作,我們的家境才開始逐漸有所好轉。

記憶最深的是祖母的煙桿兒,可能有壹米多長,中間是密節的金竹,壹個銅的煙嘴加壹個銅的煙鬥。祖母壹直抽葉子煙,那煙葉的來源只有兩個,壹個是自己種的,壹到春天就自己栽種,到七八月份就直接砍來用太陽曬幹或者用風陰幹打成捆;壹種是親戚們送的,都是壹捆壹捆的。

祖母抽煙的時候非常享受,她把煙葉放在爐子上烤焦,然後用手將煙葉搓成煙沫,再用沒有烤焦的煙葉將煙沫裹成壹卷,然後裝在煙鬥裏,用火柴點燃或者直接放在爐子上點燃,瞬間“啪啪”有聲,煙霧繚繞,濃濃的煙草味便彌漫在整座房子裏。如果是沒有聞過那味道的,保準壹聞到就會受不了。

我從小就聞著祖母抽煙的濃濃味道長大,對我而言不存在什麽難聞。在祖母去逝之前,有壹次我帶著孩子回家看她,因為妻子和孩子都受不了那味道,同時也考慮到她的哮喘,也曾勸她少抽點。但她給我說,她抽了四十多年的葉子煙,已經離不開了。我知道這是她老人家壹生的願景村 洗腦壹個寄托或者唯壹的愛好。我也就沒再說什麽,其實想想,都是80高齡的老人了,就任其自然地生活,她覺得怎麽自在就怎麽過吧。

記憶中經常有很多人到家裏來看祖母,有她的子女們,也有很多鄉親鄰裏。這當中有很多特別是年紀大壹點的都和祖母壹樣抽葉子煙。這其中有壹個細節我記得特別清楚,那就是祖母把煙葉裝好點燃後,自己先抽兩口,然後用手抹抹煙嘴,再將煙桿傳給下壹個人抽兩口,就這樣傳壹圈,那氛圍真是其樂融融。

今天的我們已經無法感受到她們共同分享美味的那份無私、善良、真誠和快樂了。

(二)酒碗和大茶缸

五年前我曾經寫過壹段文字是關於喝酒的。

今天我仍還想寫壹段關於喝酒的文字,但目的不在於談喝酒,而在於尋找多年以前我們這壹代人還是孩提時代關於對喝酒的記憶,尋找那些即將消失的喝酒的傳統和文化。

說實話,我學會喝酒的時候很早,應該還是在小學沒有畢業的時候就開始喝酒劃拳,那時我的父親喝酒,我的大哥喝酒,我的祖母也喝酒,我周圍的鄉親鄰裏們也喝酒。在那種情況下,我很小學會喝酒也就再正常不過了。

80年代的農村依然還很窮,酒在農村而言算是奢侈品、好東西。那時候的好酒很少,記憶中鴨溪窖酒、米蘭窖酒、楓容窖酒等都已經是非常好的酒了。農村喝得最多的是苞谷酒,三斤苞谷換壹斤酒,那酒烤得好的還行,烤得差的酒有壹股很濃很濃的糊味或者尾子味,喝了之後經常會頭痛。但大家都不會計較那些,有酒喝就是好事,頭痛也不會在乎。

曾經有壹個故事:壹天大家在壹起喝酒,總共只有兩斤酒,大家喝得正高興的時候,進來了壹個客人,壹進來不管三七二十壹自己先罰自己三杯,然後再主動和在座的人各自碰壹杯,最後酒沒了。又有壹個故事:大家猜拳喝酒,其中壹個人每次都出壹個指頭,另外壹個不知道什麽原因每次壹抓就準,最後酒快喝完的時候,另外壹個人突然醒悟了,直接將余下的酒壹口喝幹了。其實這兩個故事,現在看來只是大家飯桌上的談資或者戲謔性的玩笑,但在80年代甚至是90年代初期,在農村都絕對存在這樣的願景村 洗腦情況。

在喝酒的記憶中,裝酒的碗或者茶缸有特別的文化象征意義。農村長大的我們這個年齡的人,大多數都應該記得農村喝酒,特別是農村辦事場中的喝酒,壹般都是用壹個大碗或者大茶缸倒滿酒,大家圍成壹圈或者壹桌,壹個壹口地喝著轉圈,這就是農村常說的“喝良心酒”。或許這種喝酒沒有豐富的菜肴,或許這種喝酒沒有什麽可口的美酒,但唯有那壹份濃濃的沈甸甸的情誼,把我和鄉親鄰裏們牢牢的系在了壹起。

這當中也有壹個細節特別有意思,就是每個人喝完壹口酒後都會用手抹抹碗延,也示對下壹個喝酒人的尊重。從實質性上講,這個細小的動作不具有任何意義,但從文化精神意義上講,這個細小的動作則意義非凡。

對於這個細節,我以為:其壹,這是儒家禮儀文化對世人的深遠影響,這是融入中華民族血液裏的東西,是我們民族靈魂、民族精神的壹種體現;其二,這是團結、謙讓、包容、誠信這些傳統美德在普通百姓日常生活中的具體體現,“喝良心酒”喝多喝少由自己定,喝與不喝由自己定,相互之間是百分之百的信任、百分之介的包容,大家在壹起喝的只是那份感情和那份快樂。

二十多年過去了,我依然懷念在故鄉和鄉親鄰裏圍坐壹圈喝良心酒的美好日子和深情厚誼。

(三)生產隊裏的龍桿會

說起“生產隊”,七十年代出生的人都應該有印象,但就“龍桿會”,可能只有七十年代出生的農村人才知道是什麽。簡單地講,“生產隊”是最基層的組織,那時縣下面是區、區下面是人民公社,人民公社下面是大隊,大隊下面才是“生產隊”,有壹首兒歌叫《生產隊裏養了壹群小鴨子》。

而“龍桿會”則是“生產隊”裏面的壹種民間自治組織,其具體的作用是生產隊裏哪家有人去逝了,壹個隊的人都去幫忙,特別是死者上山安葬這天,全隊的男勞動力都出動,用龍桿(很長的木頭,其作用相當於扁擔)去擡死者棺木去安葬,“龍桿會”因此而得名。在21世紀之前,這種民間組織壹直存在,而且是民間壹個非常重要的組織。

在二十壹世紀之前的農村,基本上都沒有實行殯葬改革,埋的是大棺木,需要很多的人搭力才能擡上山安葬,再加上當時的交通極為不便,選擇逝者安葬之地時往往都在壹些偏僻的、甚至是地形險要的地方,這就必須要大家通力合作才可能完成。這或許是那個年代“龍桿會”產生的必然理由。從文化的意義上講,“龍桿會”代表的是壹種團結,壹種合力,壹種“愚公可以移山”的精神內涵。

而今,隨著經濟的不斷發展,人口不斷流動,特別是在貴州這些相對欠發達的地方,農村的壯年勞動力多數外出務工以求生存和發展,這已經成為了大的時代發展趨勢,再加上近年實行了殯葬改革,都提倡火化安葬,也不再象原來那樣用大棺木安葬逝者了,所以生產隊裏的“龍桿會”已經不不復存在。

說實話,“龍桿會”作為中國歷史中存在壹種文化現象,我們不應該忘記,我之所以要寫下這些文字,亦或是想讓這種曾經存在的文化現象能夠被後人記起。

(四)辦酒場中三大碗

三十年前我十多歲,但十多歲時的記憶卻異常深刻。

中國是壹個特別講究禮儀的國度,這在廣大的農村尤為明顯。曾記得還是在懵懂童年的時候,最喜歡的就是趕父母的路去“吃酒”,因為吃酒可以品嘗到在家吃不到的美味佳肴“三大碗”。

什麽是“三大碗”?在農村辦酒場中,“三大碗”就是大頭菜炒回鍋肉、蘿蔔絲炒瘦肉和白菜豆腐粉絲湯這三樣最普通的菜名的總稱。那時候經常聽大人講的最流行的壹句話就是“去遲了人家蘿蔔絲都涼了”,說的就是這個意思。在那個年代,物質相對貧乏,飲食結構也非常單壹,吃的喝的用的東西都不多,那時的“三大碗”,對壹個普通的家庭而言,壹年下來能夠吃上的時間也不多。

在物質生活極大改善的今天,我把這“三大碗”改名為“老三樣”,而且親朋好友到我家裏做客的時候我也經常按照這老三樣的方式來招待大家,我想這是我作為壹個農民最本質的性格吧,不喜歡大魚大肉,不喜歡排場,沒那麽多的講究。或許就是那時候的“三大碗”,讓我能夠在如此紛繁復雜的世界裏找到幸福與快樂;或許就是那時候的“三大碗”,讓我至今仍然感到自信與知足。

我討厭現如今世俗化的辦酒席,因為已經完全失去了原有的文化意義。我依然回憶三十年前我還是孩提時代農村辦酒場中的“三大碗”。

想寫這些文字已經很久,可惜壹直忙碌於俗事的紛擾久久未能動筆,今天借值班空閑之余,寫下這些文字,亦或是對童年生活的追思回憶,亦或是對即將消失的農村文化現象的描述再現,亦或是對自己理想和精神追求的記錄表達。

無論怎樣,亦算是盡到了自己的壹份心意了吧。  


Posted by happyworld at 12:43Comments(0)

2015年07月15日

夏日小語

啼鳥不聞聲漸歇,繁花次第落幾重。春已祭奠,夏在悸動。陽光撲面而來,生命盡顯歡顏。壹朵花的故事,在綠意蔥蘢的枝頭,泛起沈甸甸的紅暈,七月流火,生命壹片盎然。


這是壹個感性的季節,風情萬種。火辣辣地註視,是誰的頭髮護理眼波壹望無際的流淌。就這樣直視著妳,無法拒絕。壹切再沒有了沈寂的理由,炫彩出最美的華章,釋放壹生的能量。生命豐盈到了極致,葉最亮,花更鮮,果正紅。

此時,女人也成了壹道夏的風景。壹把把素花的小傘,掩映著眉梢的清俏,嫩藕的臂膊,飛逸的長發,飛揚的裙衫,壹路飄然而來,壹路回首而去。美在穿梭,愛在流動。獨留下,這香香的夏的滋味兒。

這個季節,奔放與含蓄共舞。

遍地的綠,宛如壹枝薄荷滴下的露水,靜成壹方脂玉。凝結的厚度,清澈的純度,才見夏的深度。敏的弦與季節同步,我也喜歡如鳴蟬的蟄伏,在蔥郁的泡菜 食譜綠蔭裏深居,風輕雲淡的姿態,不憂也不懼。翠色欲流,滿目的酣暢,是誰舒起綠色的水袖,壹下子把夏天攬盡心定。

獨立水岸,出壹枝白蓮,洗盡塵心萬丈。青青羅裙,搖墜漫天繁星。以石為臺,以水為鏡,從最深的紅塵中走來,微微的笑漾起時光,靈魂的對視,宛在水中央。於水之湄久久佇立,久久懷想,不染的情愫,滲進壹蓮畫意。花非花,我也非我,壹念如水,壹心如蓮。因為水,夏天溢滿了靈性的顫動,因為蓮,夏天獨有了出離的氣度。

夏的夜,帶著壹份聆聽的心情,蛙的皮膚暗沉合奏,蟲的獨鳴,傾心天籟村裏。坐在清涼的樹藤下,晚風潮水般漫過身心,夏的氣息如此貼近,近得在指尖盈盈壹握。無聲放歌,我欲乘風歸去,醉在壹個人的月亮。

這夏的情懷,開合著如鶯的婉轉。妳看,遙遠的天邊,風吹散了烏雲,銀河又是壹際的燦爛!  


Posted by happyworld at 12:00Comments(0)

2015年06月18日

不要拿著別人的地圖,找自己的路

[心靈感悟]


如果遇到人生重大問題,我鮮少問別人意見,都盡量自己去找答案,除了思考、研究、觀察、實驗之外,我還會大量看書、上網搜信息,讓自己成為自己問題的唯壹解答者。



當我成為作家與老師後,每天被成百上千的問題包圍,問題包括:我該去考研還是去找工作?我該選擇在家鄉還是到大城市?我要選擇自己喜歡的音樂工作,還是聽爸媽的保濕話去考律師?我該選擇娶A還是娶B?我明天要考廣告學,請問我該讀哪些書?我該怎麽讓自己有成就?我要如何壹天讀壹本書……


所有五花八門的問題,其實歸結只有壹種:就是他們不相信自己能百分之百決定自己的人生,為自己做全權的決定,害怕自己做的決定會有錯、會受傷、會失敗,所以拿著自己的問題到處去問人,病急亂投醫,到處拿別人的藥方來醫自己的病,就像是拿著指往別人家的地圖在找自己回家的路壹樣荒謬。


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在壹場大學演講之後,有位學生興沖沖跑來問我:“老師,我下個月就要去巴黎了,妳能告訴我妳對巴黎的看法嗎?”我還記得當時我壹臉不可置信的表情看著她說:“天啊,這是妳第壹次去巴黎,妳怎麽舍得把妳對巴黎的針灸‘首度定義權’交給我?妳擁有最寬廣、對巴黎探索後的首度定義權,這是妳生命專有的,不該讓別人的看法阻擋在妳與巴黎之間!”


“創意”是壹種態度,壹種對生命的主動、積極、自主、負全責的態度,“創意”不是某類行業、某項職業或是某種環境,不要做壹個“老跟別人要現成答案”的人,這樣就像老吃成藥卻不自己想辦法改善體質,久了自己都失去自愈力。


我當然也希望讀者、學生都是自己探索答案的主動者,如果我輕易地給了答案,就剝奪了他們探索的樂趣──這包括跟我要現成書單,要我在書上簽壹句座右銘的讀者。


如果當場時間允許,我都會苦口婆心跟他們說:“自己的書單得自己找,因為只有妳自己最清楚,妳的專長是什麽、妳的興趣是什麽、妳的人生打算往哪個方向發展,妳得自己去從第壹本有興趣的書開始讀起,然後從這本書再去延伸閱讀下壹本書……妳得有自己的圖書分類系統,就像妳無法搬壹堆不適合妳家風格的家具往家裏放,妳得清楚知道妳自己的詩琳美容體質,為自己點菜,而不是照本宣科吃別人推薦的東西。”


千萬不要做意見或是現成答案的乞討者,請做自己生命的拓荒者、先鋒部隊,請去探尋自己知識與智能的上遊,如此妳才能為自己的人生,從壹開始就走出不壹樣的第壹步。
  


Posted by happyworld at 16:29Comments(0)

2015年05月29日

時光無情催人老,姐,妹妹我希望你善待你自己



在這個微風習習的夜晚,我無法入眠,坐在書桌前,想跟我親愛的,敬愛的老姐,敘敘舊,說說心裏話。

姐,昨天,聽說你生病的消息,我的眼淚就止不住的割雙眼皮流。你才多大啊,身子骨竟這般脆弱。工作緊張?還是你不夠快樂啊?咋從未聽你說過啊。如果能代替,我願替你分擔一切,妹妹我體質好,又年輕。

其實,我是知道的,在家裏,你是老大,父母的頂樑柱,你啥心都操,誰都想愛,唯獨不愛你自己。作為妹妹的我,也很自私,有事或者心情沮喪時老找你,卻從沒有真正的關心過你,今夜我感到羞愧。

媽常說,你是茶壺煮餃子,倒不出,而我說,你是老黃牛,默默無聞,無私奮獻,從不抱怨,也不傾吐,自己憋壞了吧。

親愛的姐,路要慢慢走,花要靜靜賞,錢要慢慢賺,多一分信步閑庭的優雅,少一份焦躁,若真的疲了,倦了,乏了,到我這兒好了,妹妹的華洋坊肩膀雖瘦弱,但足以為你遮一陣風,擋一陣雨!

咱倆說說小時候的事吧。

還記得嗎?我小時候特淘,你午休,睡的正香,我想讓你帶我去河邊玩,我就敲窗戶,撓你頭髮,總要把你弄醒。你醒來後,不慍不火,笑呵呵的領著我們去玩。現在想起來,真感動,難為你了!

姐,如果沒有你的教誨,也就沒有我的今天,是你成就了我。時至今日,你還一直教誨著我,教我如何作人,以至於我在漫長的人生之路,不至於迷失自己。

你給我講的故事,我還清楚的記著呢,我已講給了我兒子,你外甥,有可能的話,我還要講給我孫子聽呢。你也許忘了吧,我可是終身難忘啊。讓我們一起回顧吧,你說世界上有兩把金鑰匙,一把已被人拿走,另一把,只要我好好學習就歸我了,有了它,想要什麼都可以,兒時的我,以為是真的,於是,滿腦子的糖果,玩具......我做了好多夢,也就是這些夢鞭撻著我不斷前行,夢裏有你在指航啊。

我用什麼來報答你,用我的一生還有來世吧,來世,我是姐,你是妹!

沒事幹的時候,我總愛撫摸我的下巴,還記得那道疤痕嗎?聽媽媽說,那是你小時候,騎自行車帶我出去玩,把我弄得。媽說,要是疤痕往上點,我就變成兩張嘴了,長大嫁不出去,往下,就是喉嚨的位置,也許我現在沒命了。呵呵,我不在乎的,每每觸摸那道疤痕,我還有幸福的感覺呢,那是你愛我的將軍澳通渠印記。

姐,時光無情催人老,浮生若夢,屈指堪驚,希望你善待自己!妹妹在這裏默默的為你祈福,祝你,安康長壽,幸福快樂!  


Posted by happyworld at 11:33Comments(0)康泰旅行社

2015年05月08日

晉糕

晉糕,俗稱切糕。是西北地區一種民間小吃,主要以山西和陝西為主。是以江米和紅棗為主材料的一種米式糕點,吃的時候還可以再蘸點白糖,吃在嘴裏順滑甘甜康泰旅行社,嚼起來也很勁道。

很小的時候能吃到這樣的糕點在日常生活裏也算是奢侈了一回。晉糕雖沒有正規的營業門店,主要還是用三輪車遊竄在大街小巷,遠遠的康泰旅行社就可以聽到那熟悉的叫賣聲,不是當地人一時間還聽不出是做什麼的,這也是時日積累的一種號角,就像某種暗號,一兩聲吆喝聲過後,你仔細看巷子的街角旮旯總會探出那麼幾個小腦子,垂涎著晉糕的美味。

遠遠的看到晉糕的車子覺得親切康泰旅行社,即便有時在街道上不買遠遠的看著都覺得是親切的,總忍不住多看幾眼。

天似乎真的熱起來了,是一種悶。

小飯館也沒什麼可口的早飯,簡單果腹完事踏出門店,遠遠的就看到晉糕的“身影”,對此我很熟悉,因為晉糕的老闆經常來,但我卻不是經常可以吃的到,心想,今天可算是有口福了。

老闆,我要新切的……

你這小夥子還挑剔的不行,這裏切的這麼多你還要我再給你切……

其實我知道都是一樣,但我就喜歡我吃的那一塊是剛從整盤上切下來的,切口或許還有熱熱的溫度,心裏總覺得新鮮,也像看看老闆提刀、抖刀的那個過程,這期間小小等待何嘗又不是一種美味呢。

心裏想著,老闆你怎能知道小夥子心裏怎麼想的呢……

在等老闆給我切糕的時候隨意的聊了幾句。生意還是不錯的,每天的營業款在三百元左右,純利潤一百多元,我笑著對老闆說你比我們強多了,對半賺錢呀。“娃瓜哩先,我怎麼能和你比,我這是負身子下到那裏,再說每個月還不算吹風下雨,那就不出攤了,都幹了幾十年了康泰領隊,我都幹破煩了(陝西方言:意思是孩子你不知道,我也不容易,天氣不好就沒生意了。)”老闆說的也是,這種小攤沒有固定的營業門店,天氣不好就沒生意,加之現在城市市容的管理對這些小吃攤點的管控也是越來越嚴格了,所以還不知道像這樣的小吃會流傳到那一天,我想現在學這門手藝的人不多了,或許有一天真的就只成了生活裏的一道記憶。

老闆看我給他拍照,一下子表現出見過世面的樣子,也很會配合我,問我拍的怎麼樣,言說去年“大佛寺”廟會的時候有好些個外國人給他拍照,還和他合影留念了。我能感受到他心裏的那種美滋滋的感覺,我也著實表現的羡慕了一回,我說那你還美的不行,還和外國人照相了。

老闆聽我這麼說喜的合不攏嘴。

在這初夏的晨間,陽光透過婆娑的枝葉,透著那麼一股夏的味道,能站在“晉糕”的小車跟前無拘無束的吃著聊著回憶著,感慨這歲月的蹉跎和記憶的美好,一種莫名的感觸油然而生。

晉糕的味道很甜。

  


Posted by happyworld at 12:18Comments(0)雪纖瘦

2015年04月29日

陽光下的安寧

我挽起衣袖在院中輪斧拉鋸,不待日頭掛頂,這堆粗細不一的柴禾便被我劈成長短適宜的成品,此次勞作讓我身心豁然無比舒暢,工作中那些抑鬱煩惱也被我酣暢淋漓的香港酒店推荐作揮盡。這時母親端來一杯熱水,又替我擦擦額頭的汗水,並不斷的叮囑我注意身體。收拾完畢坐在秋陽下,點一根香煙,吐著冉冉的煙絲,微微的喘著氣息,心滿意足的看著打理的井井有條的院落而得意。

太陽日漸西下,橘紅耀眼的霞光慢慢泄下來,絢麗多姿的invision group 洗腦院落像被佛光普照般祥和安寧美輪美奐,照在母親愉悅的臉上更顯得康健洋溢,燕雀貓兒戲耍歡躍,享受這一天中最後短暫而又美妙的時光。

臨走時母親把採摘的新鮮蔬菜塞在我手裡,做兒子的想安慰老人家幾句,可母親叮囑我的話便嘮叨不斷,依舊對我這個已做父親的大人放心不下,呵護備至的親情讓我淚湧哽咽幾次欲言又止。班車進站安慰母親的話依舊沒有說出口,只得輕輕的拂去母親在菜地裡為我摘菜時粘在她身上的invision group 洗腦枯葉。坐在車上看著漸行漸遠的家,望著含辛茹苦年事已高的母親心中默默祝福,但願母長壽親長久,年年相伴歲歲有今朝。
  


Posted by happyworld at 14:22Comments(0)

2015年04月15日

當思念化成文字

想念一個人的時候,真的的不需要什麼理由,那只是一種感覺,隨時乘我不備,就會竄入我的腦海,直達我內心的深處,那個瞬間我看到的都是你的影子,Dermes脫毛都是你的音容,我陶醉在這樣的恍惚,我癡迷與這樣的甜蜜,當想念變成一種習慣以後,我再也無法將它從身體裏割除,因為它已經成為了我身體的一部分。在寒冬的時節遇見了你,從此破繭的心湖泛起了漣漪。就這樣心甘情願的醉在你美麗的之中,思念的線總是那般悠遠;我就這樣不經意間深陷你的泥潭,思念漫過你的海又勾勒出了新的浪漫。多少次的等待在窗前,Dr Max Disney苦苦的找尋你的身影!多希望手中的風箏不在天空肆意的飄蕩,不要讓我憂傷的情緒總是一次次讓平靜的心蕩起層層的波紋!當思念化成文字,當文字成為臆想,我卻發現我已不是原來的我;當愛戀融入靈魂,當靈魂成為附庸,我卻再也無法控制自己。春雨綿綿幾時休,春雨化雪情何堪?當塵埃落定之後,也許我們會佇立在紅塵之巔,享受我們彼此帶來的幸福相依。在那個陽光明媚的日子,Dr Max 兒童英語你輕輕的叩響我被蔓藤纏得好緊的門扉,怯怯的撩起我窗簾上乳白色的霧嵐。於是,我把你領進一個看似完整的洋溢詩情的雨季,我要把你寫成一頁精緻的風景,編進自己那本粉紅的詩集。我要把你所有的心韻譜成名曲,在夢裏,在所有的空間縈繞絕妙的旋律。我想,我的日子將像調色板一樣變得五彩紛呈。  


Posted by happyworld at 13:00Comments(0)

2015年02月06日

那些年,暗戀過的女生



這個話題有令我有些羞澀,呵呵。不說憋屈,說了嬌情。每個人概是如此吧,一生要戀上很多人,亦要被很多人戀上。這種戀或許是欣賞、仰慕而懷著的那份好感,只是人生一個階段的悸動。

對於女性來說,我總是懷著一種虔誠的敬意。前不久,前女友迪士尼美語 評價對我發了句一感慨,我也隨著感慨好幾天。沉香說,這是賈寶玉的情懷,對女生的有一種“悲春傷秋”。如此說來,也似有幾分道理。回顧過去,從小到大的女人緣蠻好的,暗戀過幾位女生,拒絕過幾位女生。亦無吃女人的虧,亦不為女人愁。即使是“吃女人虧”“為女人愁”,我亦覺得是平生幸事一樁,故而不覺虧,不覺愁。

第一位女生,那時我是不到十歲發生的,小孩子哪懂愛情啊?她坐在我前面。起初我不認識她,但她老是回過頭來影響我學習。當時我算是尖子生吧,(咳咳,這事是真的)。因為我很靦腆,她很主動地向我介紹了自己,然後問我的名字。我沒有告訴她,然後她搶我的作業本看我的名字。這是一個開端,後來她總是回過頭來跟我同桌講話,她很喜歡笑,我隨便講一句,她就能笑個前仰後合。笑起來有點小鮑牙,但很好看。因為她笑的關係,被她的笑容感染到,我也跟著她笑。如此一來,形成條件反射,彼此見面就笑。很莫名的,你越想忍著不笑,其實笑得越厲害。那時因為家裏有VCD,可以看很多迪士尼美語 評價翻版的港片。而我的理解能力比較好,經常把電影情節拿到班裏來講,老師也頗為欣賞,不同的老師都會叫我上講臺講故事。她也喜歡聽,經常回過頭來叫我講。那時我儼然成為一個故事大王,擁有頗高的人氣。受到一定關注之後,便開始鬧“緋聞”。這俗話說得好,人怕出名豬怕壯。同學們根據我倆老是見面笑,與經常一起講話這些行為,判斷誰愛上誰了。謠傳說她愛上我了,其實同學們也是隨便說說。但我很介意,開始不再和她說話,見面也儘量低著頭,不看她的眼睛。如此也消除了同學們的流言緋語。不久,她不知道跟哪位男同學鬧矛盾,那位男同學又放出放謠言說,她愛上黃某某。我無意中聽到這句,我當時的內心隔噔一聲,竟然有一種小小的刺痛感……我才知道自己喜歡上她了。這算是我算一次吃醋吧。你說這種不是愛情,又是什麼呢?呵呵,很好笑。就這樣吵吵鬧鬧的關係,一持到兩人分校。前兩年在一次聚會中看到她,她激動的抱著我。她變得好高好美,很有女人味。她還是那麼愛笑,只是小鮑牙也不是那麼明顯了,真的很美。然後她坐在我旁邊聊了會,然後和幾位朋友離開。

第二位女生,第二位女生在另外一個學校,亦坐在我旁邊,很近的距離,可以說是同桌了。我剛坐在她旁邊時,覺得她很平凡,亦無什麼稀奇。後來我發覺她一個星期要收很多信,還有我幾個朋友經常從別的班級走過來跟我坐在一起,我才知道這些“畜生”醉翁之意不在酒。我說怎麼非要跟我坐在一起呢,原來是為了看這位女同學。漸漸地大家潛移默化的認定她就是“校花”。我也替別人送了幾封信,寫信的朋友還故作神秘的不讓說。她對我說,以後別做這種事了,她很反感。我答應她說不做了。她也喜歡笑,笑起來很甜美,讓你看了覺得舒服,賞心悅目的。或許是當時幽默的關係吧,所有女生都不排斥我這種性格。她也經常跟我說話,每天按著我的肩膀,貼著我的後背從狹窄的通道進進出出。按理說,這樣的“享受”其他男同學應該求之不得的。當然有人問我爽不爽?我說沒有感覺,當時真的沒有感覺。或許她胸部不大,又或許她貼得不夠用力……在一群追求她的人口中,我竟生出了一種莫名的幸運感和榮譽感。像是超級大明星就坐在我旁邊似的。她不需要打扮,也可以很清純可愛。她總是紮著馬尾,馬尾有個特殊的功能,就是——打我。她叫我站著別動,我就站著不動。然後她猛然扭頭,馬尾像皮鞭似的,隨著物理作用打到我的臉上。然後她又樂不可支的笑了起來,還問我痛不痛?我很男子漢地說:“不痛”。根據這種狀況,我有好久一段時間懷疑自己有受虐傾向。其實這種打法也真的不痛。烽火戲諸侯,只為紅顏笑。何樂而不為呢?後來我又聽到一些關於她的風言風語,人太漂亮,總是會遭到妒嫉的。同宿舍的男同學睡不著,爬到我的床上來跟我聊了很多。然後他說他喜歡某某女生,問我有沒有機會?我覺得那位女生應該算是不設門檻的吧?我跟她很熟,也是很一般的。但對於這位男同學來說,好像高得要緊似的。然後他話題一轉,說到她的身上,並說她是打過胎了,我嚇了一跳。問他你怎麼知道?他說:“你不覺得嗎?她那麼騷,那麼多人追求。上個學期的肚子還平平的,這個學期的肚子有點發福。”那時我們才十四五歲,才剛剛開始夢遺,思想純潔得要命,怎麼接受得了這種行為?被這位男同學一分析,確實把我嚇到了。這位男同學說完,也是因為好奇,問我有沒有暗戀的女生?我當時的臉在漆黑的夜裏紅了起來。急忙說沒有……(神經病,把我的暗戀對象這樣損了一番,還問我有沒有暗戀的女生。)後來雖然不相信這位男同學的謠言,但也知道她很多人追求的事實。包括學校那種“老大”式的幫派學生。後來不同班了,她還很迪士尼美語 評價熱情的跟我打招呼,只是我很靦腆的不理她,十幾次後,她也冷了下來。

好了,後來的就不說了。其實喜歡與被喜歡,都是一個階段的悸動,當時會覺得遺憾,但現在回頭想想,並無覺得遺憾。像是一切都在冥冥中註定,甚至有幾位讓我覺得,我當時怎麼會喜歡上她啊?失戀之痛總會過去,眼光放長遠一點,你才會知道,還有很多人等著你愛呢。  


Posted by happyworld at 16:41Comments(0)Dr Max

2015年01月15日

將愛進行到底(被愛情遺忘的角落。。。)



被愛情遺忘的角落。。。

一些碎碎心念,時光時流連,時光裏徘徊,那些舊年,舊事,舊人,時光會記得,會收藏...

如果牽不到你的維他命手,我就一輩子牽著你的心,傾世溫柔。。。

【一】

或許,經得起平淡的審視,深邃了初遇。不曾邀約,悸動裏蹣跚,終是相守。我與你只隔了一轉身的距離,

只消你回眸,就能看到我。無論何時,無論何地,你在,我在...

一些碎碎心念,輕得象羽毛,被時光收藏。這歲月,因了這情感,極美,這時光,因了這情感,很暖。徜徉記憶的花田,嫵媚了歲月的眉眼。遙望曾經的溫暖,守望一灣斑斕。

歲月的三味書屋徜徉,修剪文字百草園裏的花花草草,指尖輕舞飛揚,一抹抹懂得,慈悲了生命。

【二】

總有些曾經,直抵內心,在一抹心情裏沉浮。風,還是那陣風,已經清冷無比,枯葉,許是季節最後的絕唱。一些心事,散落一地的花瓣雨,冬眠在似水流年。

許是季節,凍結了那些想念,陌上歸人,在一抹影子裏蹣跚。深邃的流年,乾枯了心底的眷念。一些念想,飛蛾撲火。許是歲月,蠶食了曾經的熱烈,回歸一抹簡單,許是還有些年輕,心靈接受不了淡泊。

想念曾經的淺淺嫣語,眷戀曾經的熱烈。青春在意念的眷戀裏漸行漸遠,許是生命的不完美,反而極致了歲月。

始終無法平復內心的狂瀾,那些心念,寂靜而熱烈的蔓延。這段日子,那麼頹廢,這頹廢裏全是安靜地想念。留守一個轉彎的路口,悄然等待。日子依舊固執,固執得行雲流水。

離離合合的凹凸洞流年,總讓人百感交集。我該如何,把那些記憶都刪除?路過的生命,始終無法撰改。就這樣,對也罷,錯也罷,彼此縱橫交錯。這磨擦的靜電,許是歲月裏那些不散的柔情。

【三】

曾經的影像模糊不清,孤了記憶。一個簡單的祈願,路過了萬水千山。

歲月無常,會不會改寫一個結局?會不會在我固執的等待裏,有一天,我們終會殊途同歸?

兩兩相望的無言,是情深,是捨不得,真的捨不得。

兩兩相忘,在歲月的河流掙扎,終是不能從容,終是無法忘卻,終是無法轉身。

捨不得,讓歲月浸染斑斕。或許愛,就是滲入骨髓的捨不得。一切的美好,都源於這捨不得。

真的捨不得,懂不?

捨不得,與你告別,我與你無法告別。所有的捨不得,我想,都是情感的深摯。

歲月,有些落寞,依然是溫暖的。一把心傘,撐住了曾經的苦難,總有暖流,這些歡喜,許是生命饋贈的圓滿。捨不得,讓靈魂更近,是歲月裏沉重而飽滿的情懷。

若愛,請深愛。我的心裏,眼裏,只有你,若真捨不得,無論苦痛,還是歡喜,緊緊牽著彼此的手,勇敢的走下去。

【四】

時光悠悠,許是深愛,總是簡單的祈望彼此幸福,總會重新審視彼此的情感。有那麼幾個瞬間,懂得斷了線,因為愛,所以愛。若愛,請深愛,莫要時光裏留下一些黑色的畫面。

幽幽蘭香,微熏了時光。淺淺嫣語,溫柔了歲月的慈讓與薄涼。墨染流年,指尖冷暖自知,咀嚼縈繞在唇邊的淡淡暖暈,囈語曾經的纏綿。生命的顏色,終將還給歲月,若你不在,我該如何老去?緣起,情在,緣落,心亦在。

詩經裏行走,靈魂悄然放逐歲月的蒹葭。一縷情思,斑斕了前世今生,婀娜了筆墨。寂寥,沾染墨香,瞬間繁華了落寂的身影。季節淩寒了緻密的心事,北風兒吹散了清瘦的思念,一些碎碎心念,一夕,忽老,沉寂於歲月。

塵世的風雨,淋濕了清寂的時光,蕭瑟了笑顏。清寒的空氣,凍結了指尖眉梢的脈脈柔情。一眼,萬年,冬眠在歲月的塵煙。溫暖,忽隱忽現,氾濫著生命的痕跡。歲月的塵煙,素白的心事,何時能走回靈魂的原鄉?

總是,懷舊,黯然了歲月的星光。塵封的往事,那些縫隙依然還有疼痛流連。一些清瘦的情愫,難以言喻。歲月,抽象了塵煙。那些疼痛的旅行社畫面,總是窺視著流年。

【五】

多少風花雪月的眷戀,失散於歲月的屋簷。或許,繁華終會落盡,那些融入生命的愛,也會沾滿塵埃。餞行的路上,總有一個人,驚豔了似水年華,匆匆離去。也總有一個人,甘於平淡,溫柔了漫長的歲月。時光滄桑了容顏,淡看塵世煙火,淡看眼底浮華,安然於一份清淺的陪伴。因為深愛,所以懂得,攜手闌珊,經得起似水流年。

或許,塵煙,不過繁華與寂寥的呻吟。骨子裏的情懷,不會追隨歲月老去。曾經的相見恨晚,多年以後,還會閃光在彼此靈魂的夜空。走過山長水遠,並非一見鍾情,而是那些默契沾染斑斕,那些生命的色彩雋永了彼此的心扉。

始終相信,真愛是不會散的,愛你的人,是不會離開的。熟悉到不能再熟悉,依然喜極骨髓。靜靜原野放牧心靈,把簡單還給生命,讓那些殘留的黑色畫面終結,沉澱浮華,讓從容慈讓在流光裏永恆。

時光的花瓣,綻放傾城的意念。指尖嫵媚了笑顏,歲月沉澱了最美的嫣然。

被愛情遺忘的角落,些許悵憫,被親情暖暖包裹。少了幾許纏綿,少了幾許熱烈,卻也多了幾許厚重。歲月,澱澱了最深的情,若水情懷,緩緩在彼此的生命裏安然無恙的流淌。

或許,一生最珍貴的時光,就是牽著彼此的手,慢慢老去。不能牽著你的手,我就牽著你的心,讓彼此的目光,雋永歲月的冷暖。

生命,摒棄繁文縟節,回歸一抹純淨,愛我所愛,暖我所暖,慢慢用心老去……  


Posted by happyworld at 17:45Comments(0)風疹

2014年12月04日

我們的愛已到了地老



如果,不曾離去,我們是否會留下一道無法磨滅的烙印?

如果,不曾離去,我們是否會隱匿一簾刻骨銘心的風景?

如果,不曾離去,我們是否會遮蔽一個繁花似錦的世界?

如果,不曾離去,我們是否會打開一扇通往憂傷的大門?

時光似流水,一去不返,年華正漸漸蒼老,假如回到那些年,誰又能將青春還給我?一憶殘缺憂傷的記憶譜我今世的情愁,醉臥同然歲月,於指尖掬起濃濃的風疹記憶,在孤單的旅程中獨自游離,在夜晚,遙望浩渺的星界,你就是那千萬顆星中最亮的那一顆,點綴我的心空,在白天,凝視湛藍的天穹,你就是那輪金燦的紅日,帶給我溫暖,帶給我生機,帶給我希冀,普照我的心空。

如今,在飛舞的思緒中踱步,在心田傷感的憶憶中行走,留下了一地清晰而又璀璨的痕跡,那是記憶遺下的心事,那是淚珠滑落在地刻下的愛。塵埃落定,結局過往的歲月中散碎,我尋尋覓覓,卻再也找不到你的蹤影,蹉跎的年華,獨奏一首首孤單的樂曲,祭奠隕落的往事。

萬籟俱寂,喟歎多少人正在睡鄉中做著美妙的夢!對神靈發問:如何留住溫存的時刻?又如何走出永恆的眷戀?

多少次在夢中繼續我們未完的鋁窗顏色夢,多少次在夢中一起手牽手漫步於鄉村小徑,多少次在夢中像以前那樣輕輕地吻著你的臉頰,多少次在夢中綻放一季的流年;此刻,僅縷縷靜默不息的思緒在天空中飄蕩,呈現昔日纏綿的情愫,現在熟悉的一個人,幾經追憶,幾多痛楚,黯然神傷,聽到了心的哭聲;無奈,除了望盡天涯路,便只有暮然回首,可那人卻不在我身邊。

我的思念如沙塵暴湧來,接起記憶的汪洋再次翻卷,一波波回憶的層沙在我的心田上起伏,抬頭仰望蒼穹,陣陣清風在流年的草原中穿梭,拂動思戀的青條,你的甜言,我的密語,在耳際縈繞,連綿不絕;心靈的觸碰,我們的相遇,彼此相視一笑,落花有意,流水豈能無情!

記得,曾經迷醉的刹那沉入了彼此靈魂的深處,頭暈目眩,全身仿佛燃起火焰,灼熱了我我心,如今,只是一處傷感的雪山。

記得,曾經規劃屬於我們的光陰,高吟我們共同的歌,錦瑟年華,洗滌了心靈,緊握甜蜜的年月,如今,淺唱刹那芳華,埋藏宿命中的情殤。

憶起吧!憶起,你總在我的心裏;當下,我只能在語言中勾勒遺落在塵寰的愛戀,在思緒中再現溫馨又冷清的歷程。那一段燦爛的歲月在我的手心躍動,卻已落幕;那甜蜜的消化系統味道在我的四周散開,卻是苦澀遍佈。

如果說今生註定我們悲劇化的收場,可以換來我們來世的幸福,那麼我願意放下今生,換取來世與你冷暖與共,相偎相依。

不知何時起,我對這種所謂愛的感受,已經淪為習慣;不知何時起,陪著我的不再是你,而是那份悵然、青澀的柔情;不知何時起,我沉睡了,在你的心裏。

如果,不曾離去,我是否還在純貞的童話?

如果,不曾離去,我是否還在浪漫的國度?

如果,不曾離去,我是否還在幸福的夢境?

如果不曾離去,我不會知道,我們的愛已到了地老!  


Posted by happyworld at 18:35Comments(0)瑪姬美容

2014年11月19日

聆聽來自深空天籟的交響



連著幾日的降雨,已進入伏天的京城,涼爽了許多。站在窗前,看著由無數個雨滴,串接起來的雨的絲線,一根根,一片片,像一堵水的帷幕,在影影綽綽中,遮擋了我遠眺的瑪姬美容視線。我是喜歡雨的,我想大概是生命,都是喜歡雨的。

也許是從小就淘氣、頑皮的緣故,在我生命的底色裏,早早就有了對雨的記憶。小時候每逢下雨,別人家的孩子總是急急忙忙往家跑,我卻忙不迭的跑到院中,蹦啊,跳啊,“下雨啦”“下雨啦”的瞎喊。豆大的雨點打在我的臉上、身上,衣服很快濕透。如果不是媽媽拿著雞毛撣子,把我趕回家中,真不知道,我會不會變成一尾小魚隨波而去。

雨,像生命中的絲線,串起我成長的印跡。上個世紀六十年代初,北京連著下了幾天的大雨。同住一院的鄰居,有的家中屋頂漏雨,有的家裏水已漫進屋中。我們家房屋地勢比較高,但是雨水也漸漸的爬上屋廊下的三級青石板臺階,在上一級臺階雨水就要進屋了。雨,第一次在我面前展示了它的威力。可能是因為小的緣故,我絲毫不感到擔心。在屋廊下穿著塑膠涼鞋的腳,時不時的瑪姬美容伸進早已沒過腳脖子的水中,踢著,蕩著那在雨的敲擊下,冒著泡兒的水面。最讓我驚喜的是,一只跟我的手掌大小一樣的小烏龜,竟從水中爬到青石板的石階上。我們院裏沒有人養小烏龜,它是哪兒來的?我把它捧在手上,擺弄了足足有半天的時間。雖然很喜歡,我還是把它放了。如果不是這場雨,它不會來我家做客。許多年後,我還時不時想起這個小龜,它一定和我一樣喜歡雨。

對雨的喜愛,並沒有因為年齡的增長有所衰減。我回城上班後,有一次在工人體育館,記不清是看演出還是看比賽,出來時外面下著瓢潑大雨。人們擁擠在出口,即便是有雨具的,也遲遲不肯走進雨中。我穿過人群擠到門口,略微遲疑了一下,就走了出去。一瞬間,只是在一瞬間我就變成了一個水人。離家三、四站地,我竟不肯坐車走回了家中。那份暢快,直到今天我依然清晰的記得。

我喜歡雨,喜歡看雨,喜歡聽雨,喜歡雨水柔潤、細滑的瑪姬美容撫摸。夏日的夜晚,我有時會在睡夢中,被突然而至的刷刷的雨聲驚醒,每當這時我都會情不自禁的走到窗前,聆聽來自深空天籟的交響。  
タグ :瑪姬美容


Posted by happyworld at 17:23Comments(0)消费管理系统

2014年10月30日

秋的幽怨和期望



只是在意那片絢爛的秋意,我已不再珍惜時光,默默相隨日出日落匆匆歲月,幾度蒼蒼秋老,竟積鬱了幾多的思戀。

屋前梧桐林蔭道上不日前還走著一路輕快的秋風,更有些初秋的熾熱,時而又不無柔情地帶著涼意拂來,而此時卻夾帶著幾片落葉瑟瑟飄下。哦,其實秋已深深。

別問我急切地追尋秋天,都說那是一段香醇甘甜的柔情時光,而我分明愁思纏繞絲絲苦澀;別問我總留戀秋天的足跡,都說那是一個實果豐碩的收穫季節,而我只是收拾落葉藏進心底。

如落葉的淒美生出對秋的無限情緒,是離人欠下的點點相思造就這千萬個暗示,便用片片的金黃鋪滿望遠的路。這一路的心願無意間增添滿目的蒼涼,不論用多少厚重的金黃來鋪墊,終究輾成碎片。

這是秋天給我最深的印象。秋天給綠色茂盛,讓綠葉枯萎,使落葉凋零,怎不倍感蕭索。流年經秋,恍恍如昨,那年秋日,今又再度,無法抗拒的萬千思緒總如影相隨。

秋意絲絲綿綿的守候,唯恐寒冬來臨,待到秋正濃時,深秋的涼意陣陣襲來,就不免又回戀起初秋的時節來。奈何秋末越濃的悲壯,啟是幾番風雨,數縷陽光能了的。

秋天的蕭瑟依然故我,秋天的纏綿一如既往。秋日秋月陰晴圓缺,無法塵封寂寥和傷懷;而紅火的楓葉和悠長的菊香,秋複一秋,誰能讀懂這盈滿了一秋的幽怨和期望。  


Posted by happyworld at 16:32Comments(0)文儀用品

2014年09月25日

已逝流年,感慨萬千



時光荏苒,歲月如梭。一年年鬥轉星移,一載載桃李芬芳。走過了人生二十幾載,如今依舊孑然一身獨守歲月的河畔。打開塵封的記憶,泛黃的扉頁中寫滿了憂怨與哀傷。已逝的新加坡旅遊流年,曾經的過往,暮然回首,黯然神傷。

繁星點點的夜晚,獨坐房間一隅,殘燈對明月,孤影對蒼穹。舞動的手指敲擊著琴弦般的鍵盤,心情如跳動的音符,奏出憂傷的樂章。品味了人間酸甜苦辣,看透了世間悲歡離合。寵辱不驚,看庭外花開花落;去留無意,漫天外雲卷雲舒。時間的車輪碾過了人生一載又一載,體會了春的妖嬈,夏的酷炎,秋的婉約,冬的凜冽。品讀了人生親情的溫暖,友情的真誠,愛情的甘甜。親情,仿若冬季夜晚的文儀用品一件厚厚的棉衣,帶來雪中送炭的溫暖;友情,仿若雨中的遮雨傘,帶來真誠與感動;愛情,仿若一本厚厚的書卷,細細品讀,盪氣迴腸,沁人心扉。人生的旅程,如若缺少了親情的溫暖,友情的真誠,愛情的甘甜,無論沿途的風景多麼色彩繽紛,豔麗多姿,都無暇顧及。

歲月無情,帶著一絲滄桑不經意間掛滿原本煥發的面龐。旅程愧淹留,徂歲嗟荏苒。回首已逝的流年,流動的時光從青春的眉間掃過,消逝的歲月從飄渺的雲間掠過。歎息即將逝去的健康管理青春,惋惜曾經蹉跎的歲月。 望一輪明月,撚一縷清風,嗅一抹花香,聞一陣鳥鳴。不經意間春天悄然而至,又一年春回大地,又一年春暖花開。  


Posted by happyworld at 02:47Comments(0)DR集團